繼"愛護香港力量","香港青年關愛協會"等之後,最新親中親共團體"幫港出聲"開始加入香港紅色勢力,盡力為共產黨在香港培養支持力。"幫港出聲"的成立,各讀者不難聯想中共的釋心安排。

近這兩年,中共外判團體"愛護香港力量"和"香港青年關愛協會"等,的確為香港親建制力量帶來生氣。從以往由民建聯工聯會等土共政黨帶領支持港共政府及中共,到現在由這些"民間"自發成立的組織搞撐政府遊行,反對佔中,批評林老師等,令整個親建制力量的重心由政黨主導變成民間自發 ,看似變得更有認受性。而以往民建聯不敢搞的動作,現可外判給這些團體去做而使自己的手不會變黑。

各位也可以觀察到,兩個團體的共同弱點就是缺乏中產人士的支持。離地中產或許會在選舉中投給新民黨自由黨,又會認為佔領中環會令樓價大跌,但他們始終都覺得陳淨心是一個粗魯的婦人,高達斌的"六四無死人論"太低智商,不附合他們中產的一套"和平理性知識型"生活態度。

於是一個主要由學者,傳媒人,專業人士組成的"幫港出聲"高調出爐,彌補愛港力青關會的街坊市井味道的不足,藉以吸引一眾中產人士的支持。

"幫港出聲"幾個召集人中,以前香港電台主持周融的最為出位。他頻頻在報紙撰文及傳媒鏡頭前 大力打擊佔領中環運動,而論點就獨枯一味,都是聲稱佔中會影響香港金融中心地位,打擊香港經濟,又不諱言擔心自己的單位會大貶值,損失慘重。但其言論卻缺乏邏輯支持,先不說佔中為何與樓價下跌有必然關係,而且樓價是受多種因素影響,幫港出聲的成員是否能阻止所有令樓價下降的可能呢? 可見他們只以民粹為手段,把香港人最怕的樓價問題與佔中勉強扯上關係,使更多「討厭政治」的香港人更反對佔中。

周融的言論,正正就中了一眾離地中產心裡的想法。他們在意的只是自己的利益會不會受影響,那怕社會上有什麼不公義的事情,都不會理會。普世價值,WFC? 因為這是他們成功的方程式,為了利益而放棄自己的人格,道德,甚至可以用公義換得個人利益,這些人根本沒有資格評論社會運動!

原來周融就像中共貪官和香港一眾廢柴高官一樣擁有居英權,皆在外國留了後路。這些人,口裡說不,身體卻很誠實。一方面公開為中共保駕護航打擊社運,另一方面又享受著西方國家的民主自由,兩邊不是人,狗都不如!

周融先生的組織幫港出聲, 聲稱要爭取「沒有動亂的民主」, 反對「佔領中環」, 未審先判地就將佔中運動扣上了「動亂」的帽子, 這種技倆早在八九民運時其主子已經用過, 沒甚新意。我們先不論戴耀廷他們有沒有將「佔中」演變為動亂的能耐( 我們就不抱期望) , 也不論中共就是倚靠在國民黨佔領區發動「爭取民主」的工運和學運來擾亂該地的社會經濟情況以奪取政權。我們不妨先看看向中共此等極權組織爭取「沒有動亂的民主」會有什麼結果:

1957 年
大嗚大放,最後批評中共的人士被打成右派批鬥

1968 年
布拉格之春,爭取體制內改革,以蘇聯武裝入侵作結

1978 年
北京西單民主牆,爭取民主化為「第五個現代化」,以魏京生鋃鐺入獄作結

1989 年
八九民運,以被指控「反革命暴亂」再橫加鎮壓作結

1998 年
中國民主黨被鎮壓

這些爭取「沒有動亂的民主」的運動, 都落得慘淡收場, 因為他們的對手是極權政府, 一個不以人命為念的政權, 和平抗爭最後只會令自己受傷。周融先生當然也明白這個道理, 但他的口號不會改的, 他也不會提出什麼具體方法來爭取「沒有動亂的民主」, 因為他的目的本來就不在此。

可悲的是, 佔領中環的發起人, 跟周融的「理念」其實不謀而合, 他們總是害怕被潑污水, 被說成暴徒, 他們需要高潔的形象, 所以只好用盡方法, 把自己的手腳綁起來, 去爭取「沒有動亂的民主」。我們深信, 佔中運動在這一種思維的帶領下, 只有失敗收場, 除非領導者盡快醒覺: 只有不怕動亂的民主運動, 才有戰勝極權之希望。

駱賓王爾德